高宇:裂與合之間對未來的渴求
2018-09-20
來源: DSC視界 董瑋
編輯:Ayang
關注愛直銷
微信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37.jpg


八月的一天,聽聞高宇將離開供職六年的三八婦樂,前往綠之韻開啟下一段職業生涯,不免吃驚。雖然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他身處不安穩的狀態中,但未見他有改弦更張的想法,真要即刻揮離勤耕六載結下厚情的事業巢穴,他必定五味存雜,有難言的取舍思量。

我入行以來,見過無數的人事變動,稀奇的是,若干當事人,若干旁觀者,很喜歡這樣的變動。某某人,離開了哪里,去向了哪里,仿佛找到宇宙暗物質存在的新證據一樣當作大事件,其實,人挪位置稀松平常,就像黃昏時節路燈點亮那樣平常。問題是,挪動的人會把他的變動當作他的重要性彰顯,仿佛收到全世界的邀請函,每挪動一次他的身價也漲一點(哦,那只是你的人生旅程上一個驛站罷了);旁觀者會把此一消息第一時間的披露當成他信息源的遼闊和媒體人的手腳快捷。

我對此總是看得很淡,也反對在我家的各種媒體平臺上予以置評,嘰嘰喳喳,歡呼雀躍,反對搞八卦。王石登上乞利馬扎羅峰,馬老師退休,和我昨天晚上誤把風油精當眼藥水滴到眼睛里一樣,對于我們這個宇宙中一粒塵埃的星球而言算什么大事呢?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42.jpg

但高宇的變動不同,一則,我們關系很近,情投意合,我會對他多一份關心。二則,當年他在西北落腳時,是準備扎下根來大干一番的。若非外觀因素的攪局,他絕不會離開這個捂熱了的炕頭。

高宇是一個好動的人,那是指他的身體在物理空間之中,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他能將一個身體姿勢固定五分鐘,不是坐下站起來,站起來坐下,就是兩只腿不?;蛔漚徊?。但是他的內心是恒定的,穩重的。尤其在情誼方面,他一貫看而重之。一個兄弟的出走能夠讓他難受好一陣子。曾經有過一次這樣的事情發生,他身邊的人說他就像得了一場大病。

對人事,對世事,能做到斷舍離的一定都是天使,因為天使不屬凡界。世人當把戲看的分分合合在他人是不大不小的節日,對當事人卻一定造成傷情,只不過個中滋味只有當事人體味得到。高宇這次出走,必屬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作出的決定。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45.jpg

高宇這個年輕人有一個優點是邏輯力特別好,邏輯力的核心在我看來是推導,在紛繁復雜的事物中剝離能夠清晰可見的東西擺在思維的首端,以問題的發端而不是答案追尋事物真相。這是他的本領,從他的言談中可尋。他常常把古今之外滄桑世事像攪代餐粉一樣一股腦地攪合,再以一種看似毫無邏輯關聯的四言絕句的格式噼噼啪啪從嘴里連綿不絕傾瀉而出,層層推演遞進構筑因果關系鏈條的能力令我驚嘆。如果在喝酒的場合,我會向他敬一杯酒,他莞爾一笑,碰杯喝下,否則他的演說無休無止。

為他的語言找出邏輯條理尚在我這個六旬老伯不多的本領范圍中,但我此刻享受美酒,飄入仙境,哪有空兒干這個事呢?雖然卡普托在那本倡導一種流動而非靜止的思考事物的方式的書《真理》中說“智慧高于邏輯”,但智慧由理性主導,我想應該是智慧之心把高宇引向一段新的旅程。



那刻我在北京,準備回武漢,出于關切之心,我改簽從北京折往西安,拜望身處人生轉變之中的高宇。走進我熟悉的他的辦公室,沒有客套,握手,落座,喝茶,開始閑聊。聊到三八婦樂,聊到袁董事長,高宇說:“無比感恩”。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48.jpg

我們現在很喜歡把“感恩”掛在嘴邊。在真心感恩者的心里,一切過往的際遇不但予以我們生命的養分,同時也是我們生命的本身,那些幫助過自己,訓導過自己正確為人做事準則和習慣的導師,曾經呆過的企業恩威并重的舊主,都是感恩的對象。所不同的是,對于“主”的感情并不能阻止一些變故的發生。

我們受到有智慧有人格魅力的企業家的看重,引為同道,委以重任,我們位高權重,指點江山,和老板稱兄道弟,勾肩搭背,惺惺相惜,共同拼搏,難道不能說我們彼此之間關系夠好的了嗎?難到我們不能被樹為天下最完美的合作典范嗎?但是我們不要樂過頭了,我們這些后來者,和那些早年含辛茹苦、嘔心瀝血打拼出今日事業的創業者并不能相提并論,更無法穿一條褲子,因為我們之間缺乏一件重要的東西:共同的過去。正是這個缺乏導致了我們之間不可談論的東西存在。

出于情感的原因,那些企業家嘔心瀝血、甚至拿生命換來的私人家底,是不能共享的,當時你不在現場,沒有付出,甚至連一根手指頭的忙也沒有幫上,更別說有什么貢獻,你可以在舊的發黃的相冊簿上去欣賞你不曾經歷的一切,但要分一杯羹那就免談,盡管由于你的到來,由于你們的付出,他的財富帝國大廈朝向青天生長,越長越高,但那根基部分,永遠與你無關。支配你們的仍是那萬復不劫的主仆關系,道別也是不得不來到。

此時,誠實是最好的關系,也是出路,許多人的生命被消耗在虛情假意中,因為要標榜自己的忠誠和耐受力,宣揚自己的大度,滿不在乎的態度,或者出于無奈,隱藏自己的觀點和好惡,避免實質性的容易引起沖突的交談,委曲求全,蠅營茍且。一個人的出走容易被看作在忠誠這個品行方面有所缺失,其實最大的忠誠就是保有異見主動退出,不讓分歧影響他人心智的安寧和企業的正常運轉。

天有陰晴月圓,事有耗散離合。我最欣賞的人生態度是:青山依舊在,只是我走了。我們喝了這杯道別酒,還是兄弟、師徒。我相信高宇說的“無比感恩”出自他的真心。因為依我對他的了解,如有虛假,他寧愿啥也不說。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51.jpg

高宇在他的語錄集“宇言再現”中有《事情》一篇,里面有這樣的表述:“事生情,情生事。有情有義,方能生生不息?!畢衷詼晾?,我把它當作是高宇的離別告白:愛過,所以別時不爭對錯,只說感恩。



沒有共同的過去,可以創造共同的未來。

高宇來到綠之韻,和睿智大度、沉穩持重的胡國安先生一起共事,原本素不相識的兩個人走到了一起,這等神奇的事情絕不是僅用緣分可以形容的。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53.jpg

我和胡國安先生有過幾次近距離的接觸,他是一位我深為佩服的湖南企業家,如果用兩個字來概括他的話,我會選擇“簡潔”。他雖然很有思想、見解,卻從不夸夸其談,大肆張揚,不多的幾句話就把他的想法表達得清晰準確,哪怕一聲簡短的問候就能讓你內心滋潤無比。我常常對人說,看一個人,看他的身邊人,看他和合作者的關系就能看個八九不離十,胡先生和他的以勞嘉總裁為代表的一幫早期創業功臣和管理核心共事多年不離不棄和睦無間,乃為行業廣為流傳的佳話。

“最了不起的人和事,都簡潔而優雅,樸素到一劍封喉?!閉饈歉哂鈐凇壩鈦栽儐幀薄洞蟮樂良?,知易行難》篇中的一句話,寫于他和綠之韻合作之前。冥冥之中,胡是他一直尋覓的令他心儀的企業家嗎?

我們耗時多年精心打造的行業巨著《影響中國直銷的100人》中,寫胡董的文章標題是“以水為魂的企業家”。胡著過一本反映他的哲學思想的書叫《水到渠成》,闡述他的“水精神”,這種文化是他母親給的。他母親說:水能包容一切。這極大地影響了他日后為人處世的態度。命運并沒有給他一手好牌,但他輸得起、不怕輸的性格硬是把一把差牌打成好牌。他創辦的綠之韻是中國第二十七家、中西部第一家獲得直銷牌照的企業,在此之前,他已經完整地走過了中國直銷命途多舛的過程,歷經磨難,練就了一身本領,他不是僥幸成功的。風云際會之中他的一雙慧眼看透了人生,也盡識為人處世的本真所在:厚道而真實。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56.jpg

厚道,大概是行業中但凡與綠之韻有所交集的人對胡國安的共同評價。見慣了行業中的人來人去,我們通?;崛銜骯槿ダ促狻鋇墓適略謚畢笠檔納砩蝦萇儷魷?,但綠之韻卻不在這個“通?!鋇姆段е?。早在十多年前,當我第一次聽說綠之韻在對待員工去留的問題上流行著的“兩個歡迎”原則時,有幾分吃驚?!傲礁齷隊筆侵福喝綣醯猛餉嫻氖瀾綰芫?,想離開綠之韻,公司表示歡迎;如果他感到外面的世界很無奈,覺得還是回到綠之韻比較好,公司再次表示歡迎。前者尚能理解,但后者卻要讓人回味良久。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258.jpg

要怎樣的寬厚,才能接納一個人的重新歸來。他必定是飽歷風霜,看到了世界末日般的遭際之后,才意識到初心指引的道路才是最正確的,那人或許不言不語,但行為舉止之間滿是悔悟,就像《圣經》里面跪在伊甸園門口的亞當和夏娃一樣。胡國安不同于造物主的一面,是他會打開那扇門,而不是拒他們于千里之外,放任以后的種種悲劇發生。事實上,綠之韻也的確是這么做的,當十多年之后我再次來到綠之韻,觥籌再起,我最大的驚喜是十多年前那個叫蔣文的漂亮姑娘依舊還在這里。

十多年來,我經歷了女兒成婚、工作退休諸般大事,年齡的增長最是給人時代變更的感覺,可當十多年后再次來到長沙,又一次見到那個大別于往昔的姑娘,一時之間竟對世道的變與不變產生了懷疑,心中直想:詩人筆中的“松柏摧為薪,滄海變桑田”大概是他太過多愁善感了吧。

可當走下酒席,我的的確確感受到了時代的變更:現在的年輕人早已遠離知青時代的火熱,沒有了考上一所本科大學的熱情和激動,他們甚至說不出Windows XP系統流行之時,國足進過世界杯這件大事。尤其當我最近聽說電競比賽出現在亞運會的舞臺上,我沒辦法不說那一句話:時代真的變了。

也正因此,當我十多年后在同一個地方重識故人,心里的感動可想而知。感謝時代手下留情,在眾多的改變之中還保留著舊時的記憶,也要感恩綠之韻,這樣一個事業舞臺,在十多年的風云際會中,長久地留住那些優秀的舞者。



高宇來到綠之韻,來到一個新的事業平臺。

同樣的,僅僅有些微區別的東西,陌生的人叫飯碗,干事業的人叫平臺。當我聽到那些躍躍欲試的人說“搭建平臺”和“借助平臺”這兩個慣用詞語時,免不了暗地不懷好意地竊笑。我們人類寄居的這顆可憐的小小星球,就是一個碩大的平臺,一旦我們出生,這個平臺就擱在那里了,剩下的是切割下一塊,我們各自開始表演。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301.jpg

莎士比亞先生說:“全世界是一個舞臺,所有紅塵男女只是男女罷了?!薄捌教ā逼涫稻褪俏杼?。無論字正腔圓,還是失律跑調,無論洞簫牧笛,還是黃鐘大呂,無論嗲聲嗲氣,還是粗門大嗓,我們都會登場。殊不知,“平臺”是活脫脫一個有機生命體,有思想,有情感,有喜怒哀樂,有人品,有興也有衰。也許某一天,你演得正好的時候,“平臺”有想法了,“平臺”變心了,“平臺”突然坍塌了,留下你目瞪口呆,四顧茫然。

這就是我們在邏輯上未能對“他者”進行正確表述和定位的錯誤使然,而這個錯誤是要經過一生中多次錐心疼痛的摔打才能糾正。英雄惆悵,空有熱血,戲子走秀,虛與委蛇,無一不由此而造就。世界上最大的悲劇莫過于跑到別人的舞臺上去演戲,最值得慶幸的是,以自己的嫻熟唱腔和高超演技,將那個舞臺的一部分或一大部分,作為自己平臺的有機構成。

以往的經歷之于高宇,就是這樣一個“錯誤而又值得慶幸”的舞臺。在西北的六年,高宇有過帶領一家企業走向復興的輝煌成就,可這依舊改變不了“到別人的舞臺上去演戲”的尷尬。我曾執迷于話劇的舞臺寬度對演員的束縛而更親近于去看一場電影,每次走出劇院,心里總在想:他們應該去演電影而不是話劇。

當然,關于話劇和電影的“舞臺”寬度,肯定是值得商榷的,但有一點卻是肯定的:一個技藝高超的舞者,不應該像《美國往事》中的黛博拉那樣,優美的舞姿只能供人以偷窺的方式來欣賞,而應該像德加畫筆下那位舞臺上的舞女,身邊站著哪怕一位懂得欣賞她的表演的觀眾,舞蹈的意義就大不一樣了。比起前者那魏晉風流般讓人敬而遠之的“自我欣賞”,后者才更偏重于現實。

所以,對于舞者常說的“心中的舞臺”,我是不贊成的。舞者需要一個磚木壘砌的舞臺,厚重而寬闊、雋永而長情,如此方能不使英雄惆悵,不使懷才者空有一腔熱血抱負卻無處兌現?!八幣話愕穆討?,豈不正是如此?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304.jpg

水是流動的物體,在藝術的玩味中,也是有脾氣,有情感的,不然何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說道。不過,縱然鏡像萬千,人們最易記住的,是它洗盡眾生鉛華的寬厚與包容。就像綠之韻,我們在它厚重的歷史中感受到的是這家企業的綿長和優雅,厚道與坦蕩。它不較于利,給了高宇相當的股份,以籌共同的事業夢想;它也不計于權,讓高宇全權負責直銷板塊的運營。綠之韻給出了足夠的篇幅,讓高宇這個有志亦有才的人去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如此,何其幸也!



該要如何理解綠之韻之于高宇的“幸運”?或許,我們應該從兩者之間的共性著手。在戀愛的過程中,相似的價值觀是前期確立了戀愛關系的重要因素,試想有哪個人的愛情不是萌生于“確認過眼神,遇到對的人”。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306.jpg

在高宇和綠之韻,共性是鮮明的:“真性情”是高宇和綠之韻董事長胡國安共同的性格標簽;“慢發而先至”的經營哲學和“大路彎彎,溪水緩緩”的從業理念也是一種共鳴;高宇識人、用人和待人的方式也同綠之韻的家文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除此之外,兩個人對直銷行業的理想抱負,也總讓我想起年輕時的克爾凱郭爾寫在日記中的一句話:“要做的是找到對我來說是真理的真理,找到我愿意為它活著、為它而死的真理?!?/p>

不過,戀愛真正的修行不在開始時候有多么的甜蜜,而是如何綿延一生。那些能在銀發滿頭的時候依舊手拉手共同看夕陽的伴侶,相同的志趣換不來這等福分,是要相互之間對缺陷的接納、包容和彌補,方能持之以恒。時間對人的打磨,可不只是磨去性格上的棱角,更是毫不講道理地,就強加給人一個新的身份,而你能做的,也只有適應。就像愛情理想主義者總在高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而這正白頭偕老的人,更珍重的是相濡以沫,而非相忘于江湖。

相濡以沫的愛情故事沒有理想主義般的浪漫,因為它要相互索取,也要求相互奉獻,但也正是這種相互需要或被需要的關系,才會如同鎖鏈將兩個人捆綁在一起共度漫長歲月的吧。而遠在愛情之外,那些能夠持之以恒的感情大都呈現這般相濡以沫的姿態,合作者亦不例外。

高宇自有年輕事業家的鋒芒,所言所行,大有顛覆和改換直銷氣象的意味,但歷史的經驗也告訴我們,變革往往失之于度、操之過急、矯枉過正都得不到想要的效果。這個時候,就需要綠之韻的“慢”哲學 ,需要春風化雨的方式讓變革如水一般潤澤開來;而對于綠之韻而言,高宇的鋒芒,又未嘗不是它沖破時代壁壘,成就一番新氣象的利器。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310.jpg

一疾一徐、一張一弛,人們看待快與慢的好壞,從來都憑一個“度”。我們相信這個“度”,也是高宇和綠之韻相互交集的那個點,圍繞于此,一位銳意創新、鋒芒盡顯的年輕事業家,和一家老成持重、穩步而行的老牌直銷企業之間,定能書寫相濡以沫的美滿故事。

任何出于高尚情誼和美好愿望的結合,都是能夠獲得神佑的,祝福中國民族直銷企業大旗綠之韻、我敬佩的胡國安董事長、我的好兄弟高宇未來美好。


作者介紹:

微信圖片_20180920162638.jpg

董瑋:

帝瑞集團副總裁 

候普傳媒總裁

直銷博物館籌備委員會執行主席

CWTO直銷研究專業委員會專家委員

湖北人民出版社編審

湖北省成功學協會副會長

湖北省作家協會會員

歷任《成功》雜志社長兼總編、大家報刊傳媒公司社委會成員、長江商報社社委會委員等

擁有30多年出版及傳媒從業經驗,經歷報紙、圖書、雜志、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和自媒體的發展歷程,屢次代領團隊創新發展,是行業媒體傳播和文化出版的領軍人物。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銷專業網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編號:1101081628

本站法律顧問:北京逸峰律師事務所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京 ICP備09114780號